专访奔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汽车时代网】

2021-04-11

飞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倪恺

  日前,全新奔驰S级正式上市,借此机会,我们专访到了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先生。

  记者:奔驰的每一个产品都是各个细分市场的都十分出色,有的占据绝对领先的地位,直说您对全新S级轿车所占有的市场份额有什么预期?此外,前不久我刚刚专访了宝马中国的CEO,他说道宝马在豪华车的市场份额不高于20%,飞驰占有多少,对此有什么目标?

  倪恺:全新S级轿车刚刚在中国市场亮相,现阶段谈论S级车的市场份额还为时过早。我们在中国推出的全新S级系列有三种车款:S 400 L轿车、S 400 L混合动力车型以及S 500 L轿车,接下来我们还将之后引进S 63 AMG、S 600等。在这些产品推出的初期,我们的销量都会有显著的提升过程。所以对于S级轿车的市场表现我们非常有信心,并且毫无疑问S级轿车在同级市场中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以往梅赛德斯-奔驰S级在德系三个品牌该细分市场中占有率均多达40%,而中国已经倒数5年沦为飞驰全球仅次于的S级市场。

  关于你刚才提及的奢华市场占比的问题,我想首先要看我们如何定义豪华车市场。在中国,豪华车的增长率一般会大于整个汽车市场的平均值增长率。至于全系车型在豪华车市场的占有率,很难用数字做到比较,因为大家对豪华车市场本身的定义和界定是不一样的。对于梅赛德斯-奔驰在中国市场来说,我们的任务、挑战以及决心,都是要引领这个市场,我们的目标从未转变过。

  记者:在一个多月前的成都车展上,奔驰新一代E级车上市了,一个月过去了,目前这款车展现出如何?最近我看见最新的宝马5系刚刚发布,也举办了盛大的发布会来显示他们在这个细分市场的信心和决心,您觉着是否这是因为受到E级车上市的影响,对此你担忧E级车的销量会受冲击吗?

  倪恺:三个星期前,我们在成都车展发售了新一代E级轿车和新一代E级运动轿车。可以说新一代E级车的表现和在市场上得到的反响几乎超过了我们的期望值,而且也获得了客户以及媒体非常热烈的反响和好评。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细分市场中,竞争对手推出适当车型也不足为奇。而我们想强调的是新一代E级车需要符合客户方方面面的需求,为客户带给更多的附加值。比如,凭借新一代E级车我们率先在整个细分市场里发售了很多尖端的高性能技术,还包括:360度全景视野摄像头;具有各种智能辅助功能的高性能全LED大灯,不仅大幅强化灯光效果,更将行车安全进一步提升;以及非常高科技的智能驾驶系统,其中包括限距掌控辅助系统,可以基本构建追随前车半自动驾驶;还有预防性安全系统制动功能可以有效地防止与横穿马路车辆与行人的碰撞,等等。同时,我们在新一代E级车还提供了全景天窗和后排电动遮阳帘,更凸显我们对于后排搭乘舒适性的关注。这款车的优势和定位都远远打破了前一代。我对新一代E级车的展现出是满意的,接下来我们会更加努力工作,保证新一代E级车的良好势头之后保持下去。

  记者:我们告诉全新S级车是5月份在德国举行了全球的上市见面会,我们已经了解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技术和功能,那么在中国发售的全新S级轿车有哪些特别的,或者有别于其他市场的技术和特点?

  倪恺:全新S级轿车搭载了数不胜数的尖端技术,并且是飞驰第一次以长轴距版本为基础研发的车型,充分显示出我们满足中国消费者市场需求的诚恳。

  全新S级轿车享有非常全面而高效的尖端技术。它是全球首款不用于灯泡的汽车,全车采用超过500个LED,与传统大灯比起减少了75%的能耗;同时,全新S级轿车配备的智能驾驶系统显著提高行经安全性:例如限距控制系统可以基本构建追随前车半自动驾驶;预防性安全系统制动器功能可监测到横穿马路的行人和车辆,并启动自律制动器避免碰撞。夜视辅助系统还需要观测行车前方出现的行人或动物,在仪表盘上警示驾驶员,同时闪烁车灯来警告前方行人。

  在后排空间方面,我们享有同级当中倾角仅次于的后排行政座椅,仅次于可向后弯曲43.5度,配合座椅上的热石按摩功能,客户可以非常放松地享用后排的舒适度,为客户打造出陆地头等舱的享受。顶级的Burmester环绕着立体声音响系统和全球首创的香氛喷雾也带给极为个性的专属体验,让你在享受驾乘舒适性的同时,从视觉、听力、味觉和身体感觉上,将豪华体验提高到全新境界。

  记者:昨天我们接到了奔驰最新的人事通报,段建军先生从宝马辞职加盟飞驰,接任郝博在中国的职位。那您对段先生有何期望?

  倪恺:首先我想要说道,郝博先生在过去六年当中,坚定不移、勤勤恳恳地为梅赛德斯-飞驰在中国的品牌形象、公司建设、以及整个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工作非常顺利,也是他的希望使梅赛德斯-奔驰在中国能享有如此之好的发展基础。那么在过去的八个月当中,我们的管理层经历了许多变化,还包括我(倪恺)和唐仕凯先生对于中国市场来说都是新面孔。而且在过去八个月当中,新公司从一个相对比较困难的起点,需要发展到今天,也必不可少郝博先生的付出和帮助。经过六年时间,他的个人职业发展也是时候要转入下一阶段了,他将在戴姆勒集团内担任高管职位,并且职责将比目前的市场营销更加普遍,这也是集团在充份认识到他过去六年内的贡献以及才能的基础上作出的要求。

  对于他的继任人,我和唐仕凯先生都认为,这个人一定要充分理解中国市场,能帮助我们聆听更多中国市场的声音,能够更了解透彻地与中国客户和合作伙伴们做事。对于中国的豪华车市场,无论是批发还是零售,继任者都要有相应的经验。关于这个岗位的继任者,我们也和很多人讲过,最终发现段建军先生是合适的人选。并且恰在此时,段先生也在找寻自己职业发展的下一个机会,所以机缘巧合,他将接替郝博先生帮助我以及整个公司,在现有的基础上,共同面对我们未来的机遇和挑战,所以,对于段先生的加盟,我非常高兴。

  记者:这种从竞争对手处引进人才的计划和策略,以后是否还会继续?

  倪恺:首先我想要说,无论是中国本土还是来自外国人才,无论是我们公司内部还是外部引进的人才,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个岗位都是最优秀最合适的人。在这里我想共享一下我们的人才战略,这个战略有以下几方面组成:首先,我们会继续重视内部培育,我们在中国的奔驰团队是相对年轻的团队。所以,我们对内部员工的培育也有很多培训项目,包括可能会把他们为首到海外市场工作,以带回更多的国际市场经验。另一方面,我们也尽力让国外的同事到中国来工作,便于他们理解中国,无论是销售、研发还是产品管理,让他们能够把对中国市场的理解以及所获得的反馈带回给德国总部,从而更好地让总部支持我们在中国的工作。第三个方面,某些特定职位特别是低管,当我们必须人才的时候,并不是随时都有内部人员来接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回避从外部引入一些优秀人才。随着公司发展,我们很多岗位特别是高管职务,需要一些对中国市场有充份了解的中国人。我一直指出,奔驰在中国做业务,必须要有更多本土人才的参予和协助。

  记者:飞驰在成都车展时宣布了对华20亿欧元的投资计划。飞驰在本土化战略上有哪些规划?否具体共享一下这20亿欧元的投资的具体内容?

  倪恺:这个问题唐仕凯先生回答会更合适,我们的投资不光是指销售运营方面,也包括生产和研发。戴姆勒20亿欧元的投入内容包括很多方面,比如北京奔驰现有产能的扩充,我们计划到2015年,让北京飞驰工厂的年产量超过20万台。另外,我们还有更多车型即将国产化,比如2015年将发售的国产GLA。要想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必须推动供应链本土化发展,所以除了整车国产化,整个生产供应链也将越来越多构建本土化和国产化。当然,在此过程当中,所有供应商都要始终遵循梅赛德斯-奔驰的质量标准。另外,我们也在不断加强飞驰在中国的本土研发能力,并且在北京成立了梅赛德斯-飞驰先锋设计中心。此外,北京飞驰正在建设新的发动机工厂,这也是奔驰在德国本土外的首个发动机工厂。

  记者:我们看到今年发布全新的A级车、新一代E级车和全新S级轿车,奔驰今年的公布很频密,给我们感觉好像飞驰正在快速地展开着改变,那么奔驰未来在营销和推展方面有没有什么变化和新的动作?新产品发售之后,奔驰在营销推广策略上面是不是什么调整?

  倪恺:正如新一代E级车、全新A级车以及全新S级轿车,每一款新车的引入和推出都是我们为客户获取最佳品牌体验的实际行动,不仅是产品,我们还要一如既往地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让客户得到最好的体验。比如在服务方面,我们在刚刚完结的成都车展宣告率先实行“三包”政策,涵括的范围多达了国家标准,这不仅表明我们对飞驰产品的品质充满信心,更期望最大程度的保证客户满意度。

  相对来说,客户对奔驰经典的E级车和S级车相对很熟知。而对于新一代奢华灵活车型,比如A级、B级、C级、以及CLA,客户可能会比较陌生。为了更好地回应客户的市场需求,我们也不断加强与合作伙伴以及经销商的交流,从而可以每每地面对广大客户日益变化的市场需求。例如,他们的日常习惯是怎样的,他们更喜欢与什么人做事,以及他们更喜欢什么样的环境等等。我们在其他市场也有过一些很好的做法,让那些原本不熟悉奔驰品牌的人能够更了解我们,同时我们也在考虑到进一步构建个性化自定义,以满足有所不同客户群体的差异化市场需求。

  中国市场和其他市场相比有一点有所不同,那就是各个车型客户群之间的年龄差异相对其他市场要小得多,而且车主平均年龄在37岁左右,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比较相似,只是针对有所不同客户群所做的程度不一样,而不是说我们现在和未来的做法,将与过去有强烈的转变。

  记者:2013年,飞驰上市了很多车型,包括全新A级车、新一代E级车,时隔一个月又发售了全新S级轿车,奔驰在给外界一个非常大力的信号,仿佛从今年开始,奔驰在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可否透露一下今年年底之前,还不会有哪些新产品和新技术能够共享?

  倪恺:我告诉关于奔驰的最新产品和技术,大家都很期望。可以透漏一点,之后我们不会将首款柴油发动机车型带回中国来,在全新S级轿车发售之后,我们还会发售一个S级系列的新成员,S 63 AMG。明年还会有更多的全新S级车款发售,同时还有新的C级车。我们计划从现在到2015年,两年左右的时间中,一共发售20款全新或改款车型。所以我能够在这个时期兼任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也是非常幸运地的。

  记者:刚才您聊到了本土化,本土化除了本土化供应链之外,还有很多品牌针对中国消费者将自身产品展开本土化的变化,比如设计和发售一些更合适中国的产品,奔驰否有这个打算?

  倪恺:答案是认同的,现在奔驰在中国不光是产业链本土化,在产品研发设计阶段,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和意见也是我们考虑的最重要因素,这一代全新S级在设计之初就曾邀请100位中国S级车主前往德国,为设计原型提出建议,这也是我们在初期开发阶段就吸纳中国消费者需求的又一佐证。中国即将沦为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我们不仅要了解中国客户今天的需求,更要了解他们未来的市场需求。一款新车开发周期是五到七年,了解消费者对一款产品的未来市场需求是非常最重要的,所以现在我们就已经将客户未来的需求考虑在内了,梅赛德斯-奔驰的奢华灵活家族各个车型的下一代产品周期将接续于是2018年、2019年之间。

  正如新一代所以在新一代产品的研发过程中,我们已经开始更多地考虑中国消费者的市场需求了。其实,整个戴姆勒集团也在不断发售更多针对中国市场的量身定制,以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所以,我们需要有更多本土人才,更好地协助我们理解中国客户必须什么样的产品配置和服务。充份了解中国市场,是我们一项非常关键也是非常基础的工作。斯图加特总部也很重视我们的本土化战略,因为飞驰在全球的地位将取决于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展现出。


福晟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 福晟 福晟 福晟